最新文章

树影幽幽花香阵阵

树影幽幽花香阵阵
她还来不及翻转身,突听「啪」的一声响,赤裸的屁股上传来一阵疼痛,竟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巴掌。
  「夫人实在是不识好歹!」任东杰板起脸,冷冷道,「看来我应该好好教训祢一下,才能让祢明白是非!」
  说罢,他再度扬起巴掌,也...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火是神物

火是神物
  这个新年过的很匆匆,眨眼间,年已经在拜年走亲戚窜门的过程中跑远了。
  
  十五元宵节一过紧接着就是村委会的重新选举。选举中,一篇极具创新与煽情的演讲获得了大夏湾村绝大多数村民的支持,尤其是曾经受到我们...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香艳杀劫

香艳杀劫
夜,夜已深,万籁俱寂。

  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摆着一盏昏暗的烛台,微弱的火苗摇曳不定的闪烁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黯淡的灯光下,一个巨大的身影倒映在斜对面的墙上。被扭曲的影子,看上去显得说不出的狰狞。

  ...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禽兽的虐待

禽兽的虐待
东方玉如自从上次送出日军情报专家来远宁的消息后便感到好像有人在监视自已一样,但却不能确定,这次接到联络员的冒死示警知道自已已处在危险中,她立烧掉了几份名册,将小手枪塞进旗袍右侧的袋中,从窗口向外看了看,没发有什么...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强暴玉梅

强暴玉梅
女儿自会认人以来根本没有见过外婆,如今乍一见面,确实有点生分,不肯让外婆抱,就将整个脸全部埋在我的怀里,装做看不见她。
  
  丈母娘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道:“噢,我里个小乖乖,咋还怕生哩。”
  
  玉真笑着挎住她母...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杨老师的阴谋

杨老师的阴谋
刚进入初中,一切都感到格外的新鲜,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校园,就像久居深山的人第一次看到大海一样,就像海边的渔民第一次来山区旅游一样,我发现我特别喜欢这个新的学习环境。

  我的班主任杨老师刚从大学毕业,二十一二岁...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戴钢盔的鬼子

戴钢盔的鬼子
白自在是连滚带爬的跑到秋男的办公室向他述说。

  秋男眯起了凶狠的小眼盯着白自道:”混蛋,一群废物,立即封锁所有街区,就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他们。“缴了警局的一挺机枪和四支长枪并救出一名受刑的女子,李二命令立...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关东魂

关东魂
雪、雪白。冰、冰冷。寒风刺骨。
  
  婉延的山林间小路已被厚厚的积雪全部埋了进去,时近下午,一辆草绿色的军用卡车像一个醉酒的汉子,摇摇晃晃地从山的一侧驶出来。车顶上一名身着黄呢寒服的鬼子兵拖着一溜鼻涕站在...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下药后的激情

下药后的激情
有许多我们无法意料的事情,我们称之为意外,有许多难以忘怀的事情,我们称之为刻骨铭心,比如说我现在捂着裤裆的这件事情就让我觉得会难以忘怀的。////没错我的裤裆现在还在捂着,而柳思思也在那一直叫我放开手了,我有点恨自己...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仙女或狐仙

仙女或狐仙
安少廷在这个『华丰』超市已转了半个钟头了。这是他自上次遇见他的梦中情人并被她带到电梯里吹喇叭之后第四次在这里转悠。他最近在这里的多次出现,已开始引起这里的保安的怀疑。

  他沮丧地步出店门,在街上热闹的人...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圣斗士中的采花大盗

圣斗士中的采花大盗
我叫田伯光,「万里独行」田伯光,一手七十二路「狂风刀法」变化多端,论轻功更是江湖上数一数二。但我最骄傲的绝活并不是轻功,也不是刀法,而是我那三百六十五招房中术以及七七四十九种春药配方!两者相互配合之下,无论是少妇或...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星矢小宇宙

星矢小宇宙
「呜……混蛋,混蛋……要被插烂了,肯定已经被插烂了。」莎尔娜感觉自己的小穴穴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两片阴唇根本合不上来,只能任由淫水不受控制的从小穴中流出。

  不只是淫水,一股金色的尿液也不受莎尔娜控制,从她的尿...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李淑芬的悲哀

李淑芬的悲哀
  「今年一年,我们小河村共完成镇里交办的任务xxx件……」一边说着,李淑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只手隔着裙子落在了她的臀上,轻轻地捏动起来。

  「啊……」

  李淑芬屈辱地发出了一声呻吟,腿部的肌肉不由自...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他的名字叫“主人”

他的名字叫“主人”
  牛二的饭未做好,我已沉沉的睡去。醒来时,已是临近黄昏。第一个感觉就是很饿,忠诚的牛二正坐在写字桌边。看到我醒来,他说:哥,饿了吧。没等我回话,就一溜烟地去准备饭。洗濑后,我点支烟静静地坐在窗前。暮色下,茂密的树林...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小宠物

小宠物
赵信等人见钟成竟敢骂赵田便又气焰嚣张地施以拳脚。酒保揪着他的头发,胳膊抡圆了不停扇他的耳光,给他洗脸的打手把矿泉水瓶扔在地上,对着他的肚子一顿暴踢,赵信还有另一个人则在在钟成背上、腿上猛踢猛踩。

  钟成就像...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黑暗中的男人

黑暗中的男人
姬晓凤感觉今天很不舒服,或许是因为和蔡勇面对面的接触使得她感到有一种细微的恶心吧。

  当她开着那辆心爱的红色法拉利穿梭在尖峰时间的车流中时,她觉得虽然已经刚洗了一次澡,但还是脏。

  就在上午在公安局交涉...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淫邪的法术

淫邪的法术
「这……这里是……哪里?」女骑士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脑袋里面似乎还乱成一团,她摇摇头想要摆脱传送术的后遗症,不过似乎没什么效果,脚下一个不稳又摔倒在地。

  「这……这里是……」女法师的情况更糟,连续动用了...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丽玲做家访被学生强奸

丽玲做家访被学生强奸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她到一个学生家做家访时被那个学生强奸了,而且在后来的几个月里,保持和那个学生的性关系,直到重新回到夏磊身边做奴隶,为了表示对夏磊的忠心,才让朱校长把那个学生给开除了。这是后话。

  「你上午...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圣都陷落

圣都陷落
天空传来一阵低沉的轰轰声,彷打了个闷雷般,城下町的人们不约而同的望着王城的方向窃窃私语,谣言有如暗潮般在人心中卷动着黑暗的思绪,因为这个声响并非自然的声音,而是来自于魔法的毁灭之音。

  麦亚城是王国首都,自初...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威迫朱校长和女教

威迫朱校长和女教
回家后受尽了夏磊折磨的丽玲,只好到学校里去建立自己的女王帝国。

  丽玲不仅长得漂亮,更是拥有一副魔鬼身材,而且穿着入时,对于这些还没有出社会的中学生来说,自是把她惊若天人。学生们都不敢正眼看她,总是偷偷的看她的...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罪恶之源

罪恶之源
正值中国农历八月,霏霏秋雨一直下着,落在树梢及茂密的草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湿润的泥土有一种生命的气息升起,与树的汁液的芳香混合后,生出一股成熟果实的味道。

  而到了入夜时分,雨后的法仁大街凹凸不平的人行道上...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被客户办公室强上

被客户办公室强上
丽玲虽然当着我的面让夏磊百般调戏玩弄,奴颜婢膝地侍候着夏磊,可是夏磊一不在时,她马上又在我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假正经样。

  我虽然明知道她只是夏磊脚下的一只贱母狗,可还是怕她。

  这天一大...

admin 1分钟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思盈的复杂任务

思盈的复杂任务
夕阳即将来临的港口景色是最美的,而这个时候泛着海水波光粼粼的阳光在反射了多个角度之后,有一束透过了车窗映照在思盈的脸上,柔和的夕阳反射的阳光,让思盈轻抚飘逸半打秀发的脸庞显得更加迷人。

  思盈看到天色也不早...

admin 60秒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12号包厢

12号包厢
“我想去下洗手间。”思盈贴着面对大汉说道。

  “好啊!我送你过去?”那大汉配合的说道。

  “呵呵,不用了。要不你去12号包厢等我,我请你喝酒?”思盈刚才寻找的时候没找到13号包厢,就临时定了12号包厢以便见机行事。...

admin 60秒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

杀夫劫妻

杀夫劫妻
伤势稍好,便去拜见赵昆化夫妇。那赵夫人素来讨厌他,他卧病期间从没去探望过,见他来了也是冷冰冰一片。成进暗暗咬牙,心中发誓日後一定要这泼婆娘好看。又将虎子引见给赵昆化,说要虎子作他贴身近侍。赵昆化自无不允,宽慰了他...

admin 59秒前 (2019-07-20) 0℃ 暂无评论 0喜欢